瑶台_诗歌网

时间:2020-11-16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华筵阿母下瑶台,彩服仙郎试老莱。鸾诰旧从天上降,蟠桃新出海中来。酿分禄米恩波注,锦簇官衙寿域开。记取年年延贺客,小春时节任徘徊。 东风欲辞阊阖殿,未向百花枝上见。先

  华筵阿母下瑶台,彩服仙郎试老莱。鸾诰旧从天上降,蟠桃新出海中来。酿分禄米恩波注,锦簇官衙寿域开。记取年年延贺客,小春时节任徘徊。

  东风欲辞阊阖殿,未向百花枝上见。先拂瑶台玉蕊丛,联翩时落玲珑片。水晶宫中清晓寒,蝴蝶窥帘轻暝旋。素光冷逼翟云裘,玄冰暗结青光研。诗成玉屑带冰书,兴随月绕清溪遍。

  不听瑶台仙管吹,帝乡我亦半生离。东南地坼同情泪,风月神交几首诗。坠溷花无超脱日,惊弓鸟有奋飞时。清尘浊水分头处,此恨千秋诉与谁!

  如此清宵,雨雨风风,更长自支。想云波涨晓,寒侵素袜,花魂泣夜,怨入灵旗。阆苑烟凉,瑶台玉瘦,莫道人间总不知。淋铃苦,怅灯前坐久,帐里来迟。作者简介周之琦[清](

  冽风吹拂瑶台,冷月明莹静街。庭院自花开。对空楼、讯音不来。爱怜倾慕难差,万绪千愁怎排。甚处寄萦怀?忆无凭、倚栏独哀。

  荑柳缃桃,斗艳冶、平分一半春风。瑶台月下人,记桂堂深处,曾几相逢。双莲冉冉凌波,独立芝田晓露中。又并肩、私语移时,角巾钗索挂珑璁。作者简介樊增祥(1846—19

  幽壑苍崖凝雾霭,天怜梦里蓬莱。仙风送我上瑶台。万峰烟漠漠,千嶂雪皑皑。玉树琼枝银世界,冰花飞落莓苔。玲珑幻境绝尘埃。心空山野静,鸟去菊香来。

  富贵竹㈠裁枝绿竹入瓶中,一水凭空起葱笼,翡翠仙枝何物造,水为骨肉魂为风。富贵竹㈡白玉瓶中翡翠开,晶莹仙子下瑶台。不食半颗红尘土,一掬清水仙韵来。

  孤傲三尺剑,游铁马冰河。月下清樽酒,群玉山头见。比翼鸟飞散,明宫楠木在。瑶台云衣裳,十步一成诗。

  三.秋蒙阴胜景,阆苑地,清风奇雅姣媚。风光艮方,蟠峦叠嶂英伟。 七巘尊,百里绕水,疏林壮、橙黄霜绘。红艳树,陂燃蔚,白霭荡,隐峰萃。人家数户,崖前簇磊。佛善面、

  (一)不知道爱有千般,我:就是一颗纤尘,随风飞飏,飞飏,认清了我的方向,越高山,趟江海、就不去那冷漠的幽谷,不去那虚渺的瑶台,也

  《七绝-凌空》 2016-06-14 ——题玮玮六十大跳照 一跃凌空欲扣天,轻盈意向彩云边; 若非椰树多情阻,已是瑶台紫绮仙。

  出自宋代吴文英的《凄凉犯·重台水仙》空江浪阔。清尘凝、层层刻碎冰叶。水边照影,华裾曳翠,露搔泪湿。湘烟暮合。□尘袜、凌波半涉。怕临风、□欺瘦骨,护冷素衣叠。樊姊

  一、妹喜(中华新韵)履癸瑶台迷艳欲,皆言妹喜乱君魂。裂缯沉醉舒心笑,祸水红颜谓首人。二、妲己商纣荒淫祸国精,罪牵妲己女娇英。只因许氏封神榜,美貌无辜落骂名。三、

  舞罢嫦娥闭广寒,暗抛珠泪自悲酸。千山露泣天常湿,万里云愁雨不干。寂寂瑶台秋漠漠,迢迢银汉路漫漫。琼楼碧海清风冷,幽恨孤情集百端。

  (一)夜逢月镜飞瑶台,雨雾冰山关隘渡。霰雪漫狂把翅残,春雷双蝶鄞村住?(二)春暖花香群筝会,千姿百态彩云飞。欣喜佳偶红蓝配,疑是梁祝双双归。注:鄞村,浙江宁波,

  出自清代纳兰性德的《水龙吟·题文姬图》须知名士倾城,一般易到伤心处。柯亭响绝,四弦才断,恶风吹去。万里他乡,非生非死,此身良苦。对黄沙白草,呜呜卷叶,平生恨、从

  夜色催更星布凌空月动星摇步步同行笑相遇似觉瑶台相依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雨润云温若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长

  盐溪诗社尽英才,笔耕文苑乐开怀。龙蛇走笔书平仄,丹青妙手绘蓬莱。各路群贤聚雅阁,字字玑珠妙思裁。精采文章歌盛世,学海泛舟醉瑶台。

  诗来源于生活。诗是生活大海的闪光。有生活的地方,就有诗的歌唱。诗的领域象生活一样广阔无垠。